魏纪中:电子竞技已经进入奥林匹克大家庭

2022-06-10 16:49      来源:中国文化管理协会电子竞技管理委员会

6月16日,2021全球电竞运动领袖峰会暨腾讯电竞年度发布会在海南省海口市国际会展中心盛大召开。

2020年,疫情的突然袭来对多个产业都造成了不小的冲击和较大的影响,就连类似F1这样的大型体育赛事热度也呈现大减趋势,很多体育产业不得不被迫终止或者是间歇性进行,但与此同时,电竞产业却逆行而上,受众与规模不断扩大的同时,其影响力也逐渐覆盖至日常百姓的衣食住行当中。

根据《2021年中国电竞行业研究报》显示,电竞企业2020年注册数同比增长超30%,全年电竞游戏市场收入达1365.57亿元,同比增长超44%,电竞游戏用户规模同比上涨9.65%,电竞实现了在疫情之下的逆增长。

在此次峰会中国际电子竞技联合会(GEF)副主席、国际排联终身名誉主席、亚奥理事会终身名誉副主席魏纪中先生则根据媒体提问回答了疫情对于电竞的影响、电竞体育化、电竞入奥等问题。

以下为采访内容:

主持人:采访开始之前魏老师会先讲一下数字化时代下电竞和体育发展的辩证思考。

魏纪中:各位记者大家上午好,我不是电竞的业内人士,所以我说的话可能外行,请你们原谅。

我讲几个观点供你们参考。

第一,电子竞技现在需要正名,名正才能言顺。现在电子竞技的概念有些混,我们有电子竞技、电子游戏、虚拟运动、数字体育,一个人的思考是靠语言,语言是靠词语的,如果你的词语定义不准,你的思考可能会偏。首先体育和运动是有区别的,体育是一种身体的活动,运动不一定,竞技是运动的一个主要特征,但是不是只有运动才有竞技特征,我们的技术大赛、奥数也都是竞技。一讲数字体育,数字体育有一些模糊的东西,体育是实的东西是身体的运动,虚拟是虚的东西,人家就可以说你是教虚拟体育等于是画饼充饥,画的饼是虚拟的,充的饥是实的。

所以这个方面需要我们的专家们包括全球电子竞技联合会的专家们一起研究,一定要给一个比较准确的定义。

第二,电子竞技究竟是什么?有人讲过,电子竞技是运动项目,也是文化项目。我觉得这个定义现在来讲相对准确,是一个运动项目,因为运动的竞技有不同的业态,电子竞技是数字时代的一个新的业态,是很重要的文化项目,因为电子竞技有内容,内容是一种意识形态,所以我认为现在在我们来说定义是要解决的问题。

第三,现在我们都在讲“发展趋势”,这次大会的主题是很好的,主题是讲电子竞技将来的发展趋势是什么,但是讲发展趋势必须要有一个蓝图,发展趋势是说要从不确定性中找到确定性,这才是你的蓝图,否则你的蓝图就变成科幻的了,科幻就是一种幻想,它可能一百年后才有确定性,但是眼前没有确定性。眼前我们发展的趋势就是从不确定性里找到确定性,这也是腾讯举办本次大会主要的主题,我已经跟腾讯说过了这个主题很好。现在的问题是这个蓝图是什么,蓝图必须有高端的远景,有了高端的远景才能有高端的人才,你连高端都不知道是什么怎么能有高端的人才,所以必须得有个目标。

第四,现在电竞面临的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正面外部性和负面外部性的交叉。电子竞技从现在来看,负面外部性开始凸显,假赛、赌博,还有运动员和早期的专业性等。这些你们做新闻的都知道,负面的东西、个例的东西容易成为新闻,正面的东西不容易成为新闻,因为正面的进步是靠一点点积累出来的,这个积累大家看不到,但是负面的东西一爆发出来就变成新闻引起大家关注了。而电子竞技的正面外部性的空间要比传统体育大得多,因为它很容易和其他一些领域进行结合。电子竞技是作为发现天才、培养兴趣一个很重要的东西,因为电子竞技有一个很大的特点即能够培养人的思维空间,而所谓的发明,除了天才以外主要是靠思维空间,爱因斯坦相对论就是个思维空间的问题,别人都没想到他想到了,而且他的一些想法被证实了。比如说爱因斯坦说的在大的太阳系的强力吸引下光的行走可能是弯曲的,这点被证实了,因为光是一种粒子的传播,粒子是有物质的,物质受外力影响就会弯曲。主要意思是说电子竞技除了要靠技术的发展外还要发展本身的特点,在内容上要跨领域,增加思维空间,才能创造和发掘一些人才。

第五,人才的培养,现在都在说电子竞技缺人,但是电子竞技的基础培养一定要走现代职业化的道路,不能走一般的道路,职业化道路是我们国家现在提倡的,欧洲成功职业化培训的国家一个是德国一个是瑞士,职业培训的特点就是理论和实践的结合,理论的部分只占三分之一,三分之二是靠实践出来的。我认为电子竞技主要是走职业的道路,培训班这种不是主要的。

第六,传统体育和电子竞技有什么不同?这两者是合而不同,传统体育是按照其自身的逻辑发展,电子竞技也要按照电子竞技自身的逻辑发展,这两个逻辑是不一样的,但是他们在竞技上有一些共同点。比如亚运会,电子竞技进入亚运会变成了一个比赛项目了,这是个好事,但是需要解决的问题很多,第一在基础设施上,传统体育和电子竞技的兼容性要比其他差,比如说电视转播,这是两种转播方式,传统体育转播懂一点皮毛就可以转播,但是电子竞技不是如此。另外是谁带领参加赛事,选手怎么选拔,选手的资格,还有国际问题,是不是我找一个外国选手就能代表,这些问题都需要解决,但是现在还没有完全解决。

所以电子竞技和传统体育不可能融合在一起,因为是两种不同的业态,但是可以各走各的路,但是在某一点上比如说和运动会可以融合起来,因为在亚运会变成比赛项目在世界引起很多关注,因为联盟运动会美洲都有还有欧洲的运动会都在看杭州亚运会怎么做,他们也等着做但是他们也弄不清楚,这些都是值得我们进一步探讨的问题。

所以我说是合而不同,不是两者融合在一起。国际奥委会现在开始对电子竞技、电子游戏有所了解了,开始时不了解采取排斥状态,现在他也提出来了,第一也搞了虚拟运动的比赛,第二已经提出要和电子游戏社区互动,这些都是好的现象,也就是说希望把更多的年轻人纳入整个奥林匹克大家庭里,现在可以说电子竞技已经进入奥林匹克大家庭了,国际奥委已经承认了。

第七,中国电子竞技的发展现在需要有为的政府和有效的市场,在经济上来讲,是把有效的市场放在前面的,市场作为资源配置的一个主要方式,下面还要有个好的市场,电子竞技我个人的看法应该是有为的政府,因为现在各地政府对于电子竞技都有兴趣,这个分为两个方面,一个是经济兴趣,现在我们更多的是关注在经济性,经济性是存在的,因为世界经济论坛主席施瓦布最近写了一本书叫《大重构》,其中专门写了一段话是说电子竞技在世界经济复苏中能够起到的作用,这本书我看了,的确有这么一段描述,但是很重要的一点是电竞的社会作用。举个例,因为疫情的原因文化交流和体育差不多都停了,现在搞一些比赛也是气泡比赛,外国不让参与进来,但是网上电子竞技从来没有停止过,而且在不断扩大。电子竞技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摆脱一些意识形态,就是说我们俩比赛,我们有共同的兴趣,这个共同兴趣就可以排除任何意识形态,至少我们俩是朋友,我们俩互相有好感,不是说我们比赛是恶意的,场上是竞争对手,场下是朋友,而这一点其他的文化项目交流不能做到,电子竞技能做到,所以疫情下我们要从国际文化上看,电子竞技的国际文化是自然的,这种交流也很自然,这个作用不要忽视,因为这个作用其他一些文化交流是做不到的。

我先说以上这些个人观点,这些观点是在北京和一些专家交流过的,听取了他们的意见而使我的看法有一些改变,今天借这个机会和媒体朋友们交流一下,不一定对,仅供你们参考,在这个基础上再谈你们提出的问题,就有一个好的平台。

问:魏老您认为过去一年中新冠疫情对世界体育有哪些宏观的影响?具体在哪些方面?电竞作为竞技体育的全新形态,在疫情之下起了哪些作用?

魏纪中:我认为第一电子竞技的特点有其自身的逻辑,不是靠疫情来发展的,这点要弄清楚,电竞本身已经发展的挺好了,有其发展的规律,疫情只不过是因为传统体育的交流受限制了,电子竞技也受限制,但是限制比较小,所以电竞发展的很快。第二电子竞技还是线下的作用更大,不能完全靠线上。

疫情对于传统体育的影响是很大的,体现在两方面,第一国际交流方面旅行现在受限,举办有些比赛是不可能的。第二观众受限制了,现在国际体育正在进行适应叫气泡比赛的方式,虽然没有观众,我是搞排球的,我们在排球中做了实验,我们在墨西哥做了东京奥运会资格赛,有600多个运动员参加加上工作人员有1100多人,我们在墨西哥一个海滩上做了气泡比赛,进行了21天,没有发生任何情况。现在我们又在意大利进行,中国女排在哪,参加的人更多,加起来有2000人,分成8个馆,我们墨西哥是一个场地的,意大利这个到现在为止也没有发生任何情况,现在欧洲杯联赛已经开始有观众了。所以传统体育受到影响,但是也在想办法适应,这个也许是将来的一个常态,但是不可避免的经济性、赞助等会受影响。

第二,电子竞技和传统体育有两个最大的不同。一个是组织结构的不同,电子竞技不是一个单项,电子竞技多了,如《英雄联盟》、《王者荣耀》等,一个联合会管不了这么多。另一个是知识产权,传统的体育协会,国际足联等知识产权全是他的,很清楚的,只需要按照这个要求比赛,不管你什么业态知识产权全是我的。但是电子竞技不一样,《英雄联盟》和《王者荣耀》各有自己的版权。也就是说,电子竞技的商业模式、盈利空间现在看跟传统体育不一样。

问:您也提到电子竞技进入到杭州亚运会的正式项目后,对于电子竞技的发展有很多助推作用,想请问一下杭州亚运会之后,电子竞技怎么能够更好融入到传统的综合性运动会当中,未来如果电子竞技有机会进入奥运会会更高的舞台,您觉得会是以一种什么样的形态进入到奥运会当中?因为您也提到国际奥委会谈到电子竞技更多谈到的是个虚拟的体育项目,您觉得以后会以什么样的姿态进入到更高的舞台上上?

魏纪中:我先回答你最后一个问题,电子竞技正式进入奥运会正式平台项目,第一和传统比不是一个业态,电竞有很多的设计;第二奥运会提倡的是叫虚拟运动,虚拟运动包括两个方面:模拟和虚拟,模拟是有动作的,虚拟是完全虚拟,奥委会提倡的是虚拟运动,虚拟就是体力和脑力结合的,要进入奥运会这种项目不行,因为这种项目都是直接属于国际联合会的。

我认为电竞可以用展示的办法进入,因为展示就是我和这个奥运会有分有和,因为终究是两个业态,因此我认为展示的可能性比较大。现在很重要的就是看杭州亚运会怎么做,我们要探讨怎么做,做好了,电竞进入奥运会的可能性就大,我们做的不怎么理想,可能就不行。另外这两个项目是两个不同的业态,各自也自己的发展逻辑,不是说不进入奥运会或运动会就死了,但是任何一个项目进入会对其推动都很大,因为会引起更多人的兴趣。

问:之前很多人在讨论电竞时会提出一个观点说电竞的社会公益性没那么强,国际奥委会说在疫情之后这个世界重回秩序时体育会发挥出比较积极的作用,电竞是不是在后疫情时代里会发挥其社会公益性的作用?

魏纪中:刚才说世界经济论坛的主席是施瓦布,施瓦布最近写的那本书叫《大重构》,其中专门讲了电子竞技对于疫情中经济的恢复会起到很大的作用,我看了这本书,里面的确有这样的描述。

电子竞技起的社会效益也就是电竞的正面外部性怎么发挥,我们应该在内容上来做,现在我们比较强调技术,5G、云技术等,这些东西是工具理性,在工具理性中我们要寻找价值理性,怎么让其更好地发挥价值。我经常举一个例子,是美国医学界的专家写的,现在有远程手术、机器人手术,医生如果会玩电子游戏的话,他的效率要比不会玩的医生提高30%,这是医学专家说的。也就是说我们可能在跨技术的领域,通过电子竞技这种形式,我们在内容上不断地进行创新,引起更多的儿童和青少年的兴趣,在兴趣当中会发掘出不少的人才。过去我们有智商测验,标准答案只有一个就像考试一样,还有一种是世界上的发散思维测验,就是考察你是否有发现思维,更多的发明是从发现思维开始的,爱因斯坦就是这样,量子物理就是这样发现的。所以这个方面,社会效应是需要政府和游戏厂商共同努力来做的,一旦我们重视了电竞的精神价值,那么我们就可以了。

问:在电竞行业电竞体育化一直是比较大的话题,大家比较关心这个体您认为现在在电竞和体育相向而行的进程中,还有哪些问题需要我们解决?这个过程中您看到的您最重视的有哪些因素?我们要怎么推进这些进程才能让电竞行业更加持续进行有效健康的发展?

魏纪中:我认为电竞体育化主要是在谈其形式不是在谈其内容,当然内容上也是可以的,内容上就是虚拟运动方面,因为现在的电子竞技主要是由电子游戏发展而来的,电子竞技的形式是靠参考传统体育的形式来的,大概80%多都是这样的,要参考传统体育是对的,但是有一些问题,因为传统对比电子竞技有个区别,传统体育主要是运动员和组织协同,电子竞技主要是游戏商、电子竞技推广商,然后才是运动员,另外电子竞技的运动员运动生涯短,而且容易早期化,早期化就会产生一个问题,过度的商业化和职业化以后,年轻的运动员会赚到很多的钱,年轻的运动员拿到这些钱对他来讲是好处也不好,第一他不知道怎么用,第二容易被人利用,像传统的世界奥运会上被骗的就不少。因此对于电子竞技的运动员我们要采取保险制,也就是说钱给他但是不让他用,或者说退役了再用,用保险的方式,这些钱不是存在银行里,可以通过保险帮他理财进行增值,这样就可以脱离那些经纪人,要不然他经过经纪人那个层面,有好的经纪人有差的经纪人,差的经纪人对运动员的影响比较大,通过保险的方式可以通过保险公司来负责。

以上这些问题都需要两者在相向而行过程中一个个来解决的,一定要通过实践来解决,不然你可能想的挺好但是事实不是这样的。这一点大家也都在看,都在探索,这是个国际问题,需要大家一起努力合作解决,不是靠某一个国家、某一个人就能解决的。

问:魏老师,结合今年的全球电竞运动领袖峰会发布会上的观点,在您看来随着技术、人才和行业标准的前进,电竞的未来会有哪些方面的突破?

魏纪中:这个问题是我和腾讯这两天一直在讨论的。第一这次峰会的主题有前瞻性,第二已经开始有一个蓝图,但是这个蓝图还不够明显,比方说他们搞电竞是大众化,整体是下沉的,这个很好,但是现在有一个美中不足,在技术上是强调了,但是在内容上强调的还不够,因为技术引领主要是靠数字化,得靠5G,你只不过是应用了技术,其他的4K、8K转播你只是利用了这些技术,这个是叫工具理性,但是更重要的更能起作用的更能发挥电子竞技的独特性是在其内容方面,这个是文化创新,当然体育是包含大文化的,不管怎么说,这次大会由腾讯举办已经是一个很好的开始是一个很好的引领,凡事总是需要有人引领,有人引领了以后就会动员起大家。

世界的进步和发展不是某一个英雄造成的,是靠协同努力做到的,腾讯只是一个带头人,眼下来讲是学术带头人,将来是不是永远是学术带头人,还是要看发展。